<em id="w3o2r"><acronym id="w3o2r"><u id="w3o2r"></u></acronym></em>
      1. <em id="w3o2r"><acronym id="w3o2r"><u id="w3o2r"></u></acronym></em>

          <nav id="w3o2r"></nav>
        1. 福建快3福建快3官网福建快3网址福建快3注册福建快3app福建快3平台福建快3邀请码福建快3网登录福建快3开户福建快3手机版福建快3app下载福建快3ios福建快3可靠吗
          首頁 > 短篇 >

          繁花精彩章節試讀(葛曦虎子)

          繁花精彩章節試讀(葛曦虎子)

          發表時間:2020-05-19 18:48

          主角是葛曦虎子的小說,小編已經給大家整理好了《繁花》的免費閱讀版,下面小編給大家介紹一下劇情吧。葛曦回憶著自己的這一身,心中凄苦,她的這一生在外人的眼中看上去是那般的繁花似錦,就像是一朵開得絢麗的花兒一般,只有她自己知道,那都是表面,可惜世人只喜歡看寫表面而忽略內容,如果有來生,她愿自己化為鄉間的仆婦,遠離世間的紛紛繞繞,相夫教子,營營汲汲的過完普通的一生。

          繁花
          繁花
          更新時間:2020-05-19
          小編評語:在她笑的同時,鮮血順著她的嘴角流出,慢慢的越流越多。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繁花》精選

          葛曦坐在金絲楠木雕荷圖的躺椅上直愣愣的望著天,四面都是的宮墻,她就像是一只被困在井底的青蛙一般,只能從院中有限的空處抬頭望天,天上的云層在風的作用下,變幻著各種模樣,沒有片刻的重復。

          重重的腳步聲從院外傳來,管事嬤嬤手捧托盤,托盤上的白綾白的刺眼。裝置鳩酒的酒壺紅的炫目。

          來了!腳步聲的臨近,重重的像是踏在她的心門之上,葛曦凄然一笑,該來的始終是要來的,這就是命運,想躲?那是只是癡人說夢,沒有半分可能。

          葛曦回憶著自己的這一身,心中凄苦,她的這一生在外人的眼中看上去是那般的繁花似錦,就像是一朵開得絢麗的花兒一般,只有她自己知道,那都是表面,可惜世人只喜歡看寫表面而忽略內容,如果有來生,她愿自己化為鄉間的仆婦,遠離世間的紛紛繞繞,相夫教子,營營汲汲的過完普通的一生。

          管事嬤嬤大力的打開門,身后六個粗使婆子團團的把葛曦圍住,面目猙獰,就像是從地獄里爬出的陰差一般。

          “娘娘!奴婢們來給娘娘送行,望娘娘一路走好!”管事嬤嬤面容嚴肅,手中的托盤在葛曦看來就是一道催命符,來收自己這本就時日不多的性命。

          “呵呵!”葛曦嘴角微翹,聲音粗啞。“是到了該走的時候了!上面有沒有說讓我怎么走?”葛曦說的云淡風輕,就像是在與嬤嬤討論天氣一般清爽。

          管事嬤嬤眼中精光一閃,皇帝大行,沒有依仗的各宮宮妃都得隨著皇帝而去,為他陪葬。皇帝的宮妃何其之多,她和這幫粗使婆子再清楚不過,今天她看的最多的都是哪哭天抹淚,呼天搶地不愿就死的宮妃,像葛曦這般淡定沉穩的還是獨一份,不由的對葛曦高看了一眼。

          葛曦轉過目光朝婆子手中的托盤看去,“給我一杯酒吧!以前總覺得酒是喪德敗行之物,所以一直對它敬而遠之,現在確想再品品它的滋味了。何況這鳩酒不是一般人能喝到之物,想必滋味絕佳。”

          “是!老奴這就為娘娘斟上!”管事嬤嬤麻利的把托盤遞給身邊的粗使婆子,騰出手來,為葛曦斟了一滿杯,親手遞去。

          葛曦接過管事嬤嬤手中的酒,酒色艷紅的與血液一般,讓人望而生畏。葛曦看也沒看,仰頭就一飲而盡。酒的灼熱從她的口中一路向下,她的食道,流入她的胃里。

          葛曦輕輕的閉上眼,不再去看婆子們,管事嬤嬤對那幾個粗使婆子揚了揚手,示意眾人跟隨自己退下,那酒的功效如何她心里自是清楚,還有很多人需要處置,能省點時間就省點時間,既然人必死無疑她也不用再在此地等下去,她不吵不鬧省去了自己麻煩,她也愿意給她一個寧靜之地,成全了她的面子。

          葛曦一直閉著眼,在回憶里翻找出那些值得她回憶的事情,不知道是找到了什么,葛曦的嘴角牽起了一朵大大的微笑,在她笑的同時,鮮血順著她的嘴角流出,慢慢的越流越多,滴答滴答的留下躺椅,在地上綻起一汪汪血花。~

          繁花小說
          繁花
          主角是葛曦虎子的小說《繁花》,是作者流鳶兒的原創經典作品,藏書文學為大家帶來繁花小說免費在線閱讀。繁花講述了:該來的始終是要來的,這就是命運,想躲那是只是癡人說夢,沒有半分可能。如果有來生,她想做個農家女,遠離帝王家,地有多寬廣,她就要走多遙遠。
          福建快3{{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