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w3o2r"><acronym id="w3o2r"><u id="w3o2r"></u></acronym></em>
      1. <em id="w3o2r"><acronym id="w3o2r"><u id="w3o2r"></u></acronym></em>

          <nav id="w3o2r"></nav>
        1. 福建快3福建快3官网福建快3网址福建快3注册福建快3app福建快3平台福建快3邀请码福建快3网登录福建快3开户福建快3手机版福建快3app下载福建快3ios福建快3可靠吗
          首頁 > 短篇 >

          葛曦虎子小說在哪看

          葛曦虎子小說在哪看

          發表時間:2020-05-19 18:48

          葛曦虎子小說書名是《繁花》,小說講述葛曦虎子之間的故事。為你提供葛曦虎子小說閱讀,繁花小說講述的是她這一生活得太過壓抑,一直都是謹小慎微,如履薄冰,現在能夠解脫了讓她著實的松了一口氣?所以也就把臨死時的當成今生最后一次的舞蹈,只是這個舞蹈沒人能夠欣賞,那怕看見的人也會退避三舍,嫌太過晦氣。

          繁花
          繁花
          更新時間:2020-05-19
          小編評語:在她笑的同時,鮮血順著她的嘴角流出,慢慢的越流越多。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繁花》精選

          腸胃中的火辣,伴隨著絞痛,越來越重的窒息感讓葛曦心中快慰,終于要離開這個浮華、骯臟的人世了,俗話說人死如燈滅,不知道死后的世界又是一個什么樣的境況。葛曦心中不免有些期待。

          她這一生活得太過壓抑,一直都是謹小慎微,如履薄冰,現在能夠解脫了讓她著實的松了一口氣?所以也就把臨死時的當成今生最后一次的舞蹈,只是這個舞蹈沒人能夠欣賞,那怕看見的人也會退避三舍,嫌太過晦氣。

          她的世界慢慢的失色、旋轉。她覺得她自己就像一團飄忽的柳絮一般,隨風飄蕩,慢慢的離地越來越遠。

          ~

          突入其來的喧鬧聲,讓葛曦煩悶的皺了皺眉頭。屁股上的疼痛讓葛曦心中十分不悅,口中突然竄進一個異物在她的口中翻攪,葛曦張口想要喝斥,沒想到卻發出了嚶嚶的孩童啼哭之聲。

          “哭了、哭了!”傳進耳朵的聲音讓葛曦不明所以,想要睜開眼睛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自己作為陪葬的宮妃,就算死也會擁有最起碼的尊嚴,誰會放肆大膽到這個份上,來打擾即將死去之人的安寧。

          眼皮像是擁有千斤般的重量,任她如何使力也不能抬起。一來二去葛曦也不再強求。只是豎起耳朵打探起外面的聲音。

          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伴隨著壓抑的哭聲,“屋內怎么樣了?”這是一個男子的聲音。

          “東家,東家娘子生了,是個小姐!”這是一個婆子的聲音,聲音里滿是疲憊與愧疚。

          自己不是死在禁宮之中嗎?怎么會聽見這些話語?還與生孩子有關?難道自己沒有死?而是被人救了?可是又有誰敢救自己?宮禁森嚴誰又會為了自己無權無勢之人冒這大不閨?葛曦的腦海里充滿了問號。

          “小姐?”還是哪個男子的聲音,唯一不同的是聲音里滿滿的都是失望。

          “是的!是個小姐,唉!你還是進來看看吧!東家娘子怕是不行了!怕是只能見上最后一面了!”婆子的聲音顫抖。能聽出飽含哀傷。

          室內的哭聲更大了一點。葛曦聽見了撩簾之聲。屋內響起嘈雜的腳步聲后又恢復安靜。葛曦感覺到有人把她抱了起來。“是個小姐!”女子的聲音里全是悲傷。

          “唉!”男子長長的一嘆,伸手摸了摸葛曦的頭。

          “無妨,不論是什么,我總算為爺留了后!只是這孩子……”聲音說到此處,艱難的一頓,說話的人氣息浮動,越來越微弱。“這孩子……生的時候……受了虧……不知道……好不好帶,以后就麻煩你們了……我……我……我想再看看她!”葛曦敏銳的能從這人的聲音中聽出了虛弱,與不舍,頓時讓她鼻頭一酸,流下淚來。眼睛想要睜開來看看這個讓她的心沒來由疼痛的人是誰。

          葛曦艱難的睜開眼睛,眼前的人離的很近,但她卻看不清楚,只有那么一個模糊的輪廓。就是這么一個模糊的輪廓卻深深的留在了她的記憶中。

          眼皮太重讓葛曦剛一睜開,不到兩秒中又合上,整個人更是像因為強睜雙眼而脫力一般,囫圇的睡了過去。

          繁花小說
          繁花
          主角是葛曦虎子的小說《繁花》,是作者流鳶兒的原創經典作品,藏書文學為大家帶來繁花小說免費在線閱讀。繁花講述了:該來的始終是要來的,這就是命運,想躲那是只是癡人說夢,沒有半分可能。如果有來生,她想做個農家女,遠離帝王家,地有多寬廣,她就要走多遙遠。
          福建快3{{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