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w3o2r"><acronym id="w3o2r"><u id="w3o2r"></u></acronym></em>
      1. <em id="w3o2r"><acronym id="w3o2r"><u id="w3o2r"></u></acronym></em>

          <nav id="w3o2r"></nav>
        1. 福建快3福建快3官网福建快3网址福建快3注册福建快3app福建快3平台福建快3邀请码福建快3网登录福建快3开户福建快3手机版福建快3app下载福建快3ios福建快3可靠吗
          首頁 > 都市 >

          一品豪婿兩倍時光小說

          一品豪婿兩倍時光小說

          發表時間:2020-05-19 18:53

          《一品豪婿》的作者是兩倍時光,這里提供一品豪婿呂陽江臨月小說,該小說主要說的是:門外這哥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讓他覺得十分危險,他迅速改了話頭。

          一品豪婿(呂陽江臨月)
          一品豪婿(呂陽江臨月)
          更新時間:2020-05-19
          小編評語:呂陽乃人中龍鳳。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一品豪婿(呂陽江臨月)》精選

          “媽的……!”

          正欲行不軌的付明升被突如其來的踹門聲嚇得差點不舉,心頭火起不由分說就大喝一聲,但是定睛一看看到門外的身影時,本能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生生是把嘴里的狠話給吞回了肚子里去。

          在黑道混日子多年的付明升對危險有一種本能的反應,能招惹和不能招惹其實只要一秒鐘他就能有個基本的答案,這些年他接觸過各式各樣的人,練就了一身“看人”的本事。

          門外這哥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讓他覺得十分危險,他迅速改了話頭,聲音變得有些客氣到:“兄弟,你這是…?”

          說話間已經從沙發底下摸出了一把小匕首,這是他藏在包廂里以防萬一的小暗器,一般時候也不會輕易用到。

          門外正是呂陽,他根本沒理會付明升,踹開門后便急著查看里面的情況,見到付明升撲在江臨月身上,怒握住拳頭,但在確認了江臨月還安然無恙之后,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氣。

          付明升見呂陽久久不答話,眼睛只是盯著江臨月,察言觀色道:“這位兄臺莫非也…看上了這娘們?”

          付明升其實對自己的問題心里已經有了答案,江臨月姿色非凡,呂陽又是這般表情,一定是剛才江臨月進來的時候被看到了,才讓人來尋。

          也難怪付明升這般想法,再給他三百個腦袋他也想不出來,面前這位狠人竟然是被他罵成垃圾的呂陽!

          付明升心生一計,一副想跟“狠人兄弟”搞好關系的樣子,從沙發上爬起來,笑嘻嘻地走向呂陽。

          快要接近門口時,忽然掏出懷中的匕首,飛速刺向呂陽!

          付明升面露獰笑,好事被打斷,他又怎么可能讓對方好過!狠人又如何,他付明升混黑道多年,殺個人的本事還是有的!

          可惜他低估了呂陽,也許對一般人來說,付明升的這一擊是必殺招,出其不意又用勁狠絕,但是呂陽不是一般人。

          呂陽的童年在各種各樣的訓練中度過,從他6歲的時候,母親便開始日日訓練他。格斗、暗殺這對呂陽來說都不陌生,在他10歲的時候,已經可以憑借一己之力打敗三個體壯的成年男子!

          13歲呂陽屠了人生中第一匹狼…

          16歲他生擒百獸之王…

          呂陽看似溫吞廢柴不愛與人爭斗,其實在他二十幾年生命中,他從未間斷過戰斗,一直在變得更強!

          他的母親對他只有一個要求,變強,然后在這個不公的社會中生存下來,成為人上之人。

          呂陽從小看著呂家對母親的絕情和冷漠,心中不忿,為了保護她,他從來不怕吃苦,再難的訓練他也堅持了下來。而此時付明升的這個刺殺行為,在呂陽眼里就像他10歲那年的訓練一樣,輕松便可擊敗。

          太慢了!

          面露不屑,呂陽輕飄飄地伸出兩指,一切好像靜止了一般。

          付明升不可置信地看著匕首被呂陽用兩根手指夾住,停在了他面前幾公分處,呂陽的雙眼里一絲能稱之為恐懼的情緒都找不到,有的只有勝券在握的狂傲。

          下一秒,匕首已經段成兩截,掉落在了大理石地板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付明升看著自己那把用寒鐵提煉而成的匕首現在像是塑料玩具一樣被呂陽折斷,感覺三觀崩塌。

          是了,眼前這個人一定是….

          “你…你是…武者對嗎!”付明升將心中疑問說了出來,若不是武者怎么可能擁有這樣恐怖的實力?這可是寒鐵匕首,不是木頭啊!

          呂陽根本懶得回答,嘴角揚起一個冷漠的弧度,一拳將付明升打飛出去,直撞包廂的墻柱之上,墻面瞬間出現好幾道裂紋,而付明升更是口吐鮮血,明顯受傷不輕了。

          摔在地上的付明升掙扎著站了起來,虛弱道:“高人…放過我吧…這個女人給你了…我馬上就走!”

          呂陽又是一腳,踩斷了付明升的腿骨。骨頭斷裂的聲音清脆可聞,付明升冷汗直冒,竟是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就在這時,突然來了一人,對著這邊喊道:“付哥!”

          付明升像是沙漠中久經饑渴之人看到了綠洲一樣,感覺自己還能被搶救一下,向聲音來源處顫抖著伸手,一邊努力叫道:“救命啊,阿豪快救命啊。”

          呂陽冷笑一聲,轉身對著沖過來的黑影又是重重一擊。

          來人竟也是個練家子,似乎并沒有被呂陽這一拳嚇到,硬是與他對了一招,出手倒也剛勁有力。

          兩人的拳頭在空氣中相撞,發出一聲爆裂,呂陽被擊退了一步,而那道身影卻連連往后跌了三四步!差距可見一斑!

          兩人站定,呂陽這才看清了來人的相貌。

          黑色衣服的男子是個短小精悍的小矮個,看起來有些弱不禁風,在付明升一堆肌肉橫飛的打手中間顯得非常…瘦弱不堪。

          然而小個子男人卻帶著一股殺伐之氣,眾多高大的打手全部跟在了他的身后,唯他馬首是瞻。

          呂陽在這個阿豪身上感覺到了殺氣,這種殺氣不是像付明升那樣過家家裝逼裝出來的,而是真的在手里沾過很多血才能凝聚出來的殺氣。

          這個阿豪,不簡單。

          躺在地上的付明升已經不能挪動了,但是看到阿豪來了,他似乎又有了底氣,不斷叫:“阿豪,就是他,這個雜碎,把我…把我腿都打斷了!快給我弄死這個臭小子,快啊!”

          這個阿豪是付明升前些年去歐洲看黑拳的時候買回來的保鏢,是真的殺神。國外的黑拳市場跟國內的差別很大,那是真的視人命如草芥,以實力橫行的地方。

          阿豪就是在那樣的地方連勝了17場,在不死不休的擂臺上干掉了17個人,打遍了全場無敵手!

          付明升當時就想著,如果有這樣的人跟在身邊,那還有誰能對他怎么樣?于是他砸了重金買回了阿豪,讓阿豪成為了得力干將。

          這些年里,他之所以能夠在城西發展如此迅速,大多數的功勞都應該算在阿豪頭上。阿豪為他打下的江山讓他對阿豪愈發信任,所以此時,他心里仍舊認為,在阿豪面前呂陽討不了什么便宜!

          阿豪卻沒有付明升那樣盲目的自信,剛才跟呂陽的對招讓他心里對呂陽有了一絲忌憚。

          所以他沒有輕舉妄動,而是看著呂陽,問道:“這位兄弟,闖到金色年華將我大哥打成這樣,不打算解釋一下?”

          “你要什么解釋?”呂陽眼皮都不抬一下。

          “這…我大哥與兄弟無冤無仇,你…”阿豪還沒說完就被呂陽的一聲冷哼給打斷話頭,只見呂陽轉頭看向沙發上的江臨月,聲調冰冷聽不出任何感情。

          “無冤無仇?那這沙發上躺著的是誰?”

          對于付明升的獸行阿豪其實并不了解,他作為一個打手只負責付明升的安全,并沒有過問雇主行事的權力。

          不解的阿豪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付明升,心里盤算著這件事該如何收場。

          付明升卻還是不知死活,嘴硬到:“我睡我的女人,關你什么事!”此時的付明升仍然以為呂陽只是一個不知名的狠人,最多是江家請來保護江臨月的一個保鏢罷了。

          呂陽對著胡說八道的付明升又是兩巴掌,這一下子直接把付明升的牙齒打掉了好幾顆。

          他連連冷笑,恨不得掐死這個狗東西。

          “你特么是個什么東西,你配嗎?”

          付明升被打得眼冒金星,顏面掃地,在場的除了三個當事人,其他全是自己的手下,現在自己被別人捏著下巴扇巴掌,以后還混不混了,可令人吐血的是,他還不敢還手。

          付明升也不是什么傻子,他知道呂陽很厲害,就在剛才他還以為阿豪來了他就有救了。而呂陽這兩巴掌下來之后,他終于絕望了,阿豪站在一旁竟然來不及制止呂陽的動作,看著有所顧忌的阿豪,他已經明白,呂陽真的恐怖!

          確實如此,付明升并沒有看錯。

          阿豪早已經繃緊了全身的神經,呂陽的動作太快,快到他根本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呂陽已經捏著付明升的下巴扇完了兩巴掌。

          這樣也是他恐懼這個男人的原因!

          阿豪心里已經有了結論,如果讓他和呂陽單挑,他獲勝的幾率恐怕不到半成。

          有了思量的阿豪穩了穩心神,問道:“這位兄弟,這樣吧,如何你才能放我大哥一馬,兄弟我一定做到。”

          雖然自己這邊人多,呂陽只有一個人,但是真的打起來根本占不到便宜。不堪一擊的幫手可以說等于廢物,身后這些弟兄在呂陽手里怕是過不去半招,對呂陽來說就是個笑話!于是阿豪選擇求和!

          付明升聽到阿豪的話,暗暗懊惱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就踢到了這個鐵板。

          于是他把所有怨恨全部歸到了江明身上,若不是江明出的餿主意,自己哪里會落得這般田地!江明信誓旦旦跟他保證,這個計劃不會有任何意外,現在美人都還沒碰到,自己已經變成殘疾了。

          對于阿豪的識時務,呂陽倒是欣賞,他挑眉看了付明升一眼,冷笑道:“要他一只手,至于哪只,你們隨意。”

          一品豪婿(呂陽江臨月)小說
          一品豪婿(呂陽江臨月)
          小說《一品豪婿》的主角是呂陽江臨月,作者:兩倍時光,藏書文學為您提供一品豪婿在線閱讀,一品豪婿小說講述了:那年,呂家不由分說就將呂陽這個私生子趕出了家門,他流落街頭時,呂家不曾動一絲仁慈之心。如今不知打的什么算盤,讓他去繼承呂家。
          福建快3{{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