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w3o2r"><acronym id="w3o2r"><u id="w3o2r"></u></acronym></em>
      1. <em id="w3o2r"><acronym id="w3o2r"><u id="w3o2r"></u></acronym></em>

          <nav id="w3o2r"></nav>
        1. 福建快3福建快3官网福建快3网址福建快3注册福建快3app福建快3平台福建快3邀请码福建快3网登录福建快3开户福建快3手机版福建快3app下载福建快3ios福建快3可靠吗
          首頁 > 都市 >

          乘風少年

          乘風少年

          發表時間:2020-05-19 19:29

          《乘風少年》的主角是吳崢林夏,由作者聽瀾本尊原創所著,講述了:吳崢的爺爺去了,他只能去大城市投靠小姨,沒想到小姨也很窮,后來,他只能依靠爺爺教給他的本事,自力更生。

          乘風少年
          乘風少年
          更新時間:2020-05-19
          小編評語:成為風水師。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乘風少年》精選

          傍晚時分,雨停了,我也到家了。

          醒了之后,我使勁搓了搓臉,伸了個懶腰,拿了包,開門下車。

          雨后的空氣格外新鮮,特別的舒服。

          唐思佳也下了車,“老師,接下來我該做什么?”

          “回去好好睡一覺,晚上等我電話”,我說。

          “嗯”,她點點頭。

          我走到樓門口,剛要上樓,身后唐思佳的手機響了。

          唐思佳拿出來一看,眼睛一亮,趕緊沖我喊,“老師!我媽媽醒了!是她給我打來的!”

          我淡淡一笑,點了點頭,轉身上樓了。

          回到家里,我找出一塊紅布,把鎮物從包里拿出來,用紅布包好了。

          接下來,就是等著了,等煉養的人來找我。

          鎮魘是雙刃劍,用來害人厲害,反噬起來更厲害。鎮物一旦被挖出,就會立即產生反噬,我又把紅衣小女孩封進了里面,這樣就是雙重反噬。那個煉養的人答應了給女鬼血祭,現在吞不了唐思佳母女的生魂,女鬼的沖天怒氣就會化作煞氣,通過這骨雕人形,加倍發泄到煉養人身上。

          就算他是個高手,這滋味,他也未必扛得住。

          除非他真是個不怕死的硬骨頭,不然十二個時辰內,他一定會來找我。只要他露面了,那幕后的那個人就不遠了。

          我平靜的一笑,靠在沙發上伸了個懶腰,心說今晚這覺,又睡不成了。

          在沙發上懶了一會,我突然想起,還沒給李菲回電話。

          我坐起來,拿過手機,撥通了她的電話。

          “你忙完了?”她低聲問。

          “剛回來”,我說,“你在哪?”

          “在學校,上課呢。”

          “行,那你忙吧,過幾天我請你吃飯。”

          “好。”

          我掛了電話,把手機扔到沙發上,轉身走進了浴室。

          半個小時后,當我洗完澡,擦著頭發回來的時候,發現手機上有她發來的三條短信。

          “你這兩天一直都跟那位唐小姐在一起么?”

          “是不是我不該問?”

          “我不問了,你沒事就好。我加入了學生會,這兩天活動挺多的,周末我去找你,一起吃飯。”

          我看完了,給她回了一個字,“好。”

          離周末還有幾天,到時候,那個幕后黑手應該早已露出水面了。

          我放下手機,靠在沙發上,深深地吸了口氣。

          我的頭,又開始隱隱作痛了。

          晚上,我煮了碗面,多加了兩個雞蛋,算是犒勞自己了。吃完之后,收拾停當,我爬上床,早早的睡了。

          骨雕人形是昨晚挖出來的,十二個時辰快到了,估計那位煉養人也快來了。

          睡了一會,我醒了,看看手機,九點多。

          時間差不多了,可外面一點動靜都沒有。

          我心說,這哥們兒行啊,還真是個硬骨頭!

          反正我不著急,既然他不來,那我就繼續睡覺。

          又睡了一會,大概十二點左右,外面有人來了。

          我瞬間醒了,睜開眼睛,身子沒動,仔細聽著外面的動靜。

          那人在門口站了幾秒,輕輕敲了幾下門。

          我坐起來,不慌不忙的穿上衣服,來到門口,打開了門。

          人已經走了,地上有有一封信。

          我拿起信,關上門,回到客廳坐下,撕開信封,拿出信一看,上面打印了九個字:后海,聽濤,露臺,東南角。

          什么意思?

          后海?指的是京城的那個后海么?我沒去過那,根本不了解那邊的情況。

          我拿起手機,給唐思佳打電話。

          唐思佳應該是還在睡覺,打了半天,無人接聽。

          我繼續打,很快,她接聽了。

          “老師,不好意思,我睡著了,才聽到……”她的聲音,明顯是剛醒過來。

          “后海你熟么?”

          “后海?”她楞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哦,熟,我有時候會去。”

          我看著那信紙,“那你知不知道后海一個叫聽濤的地方?”

          “知道,那是個酒吧,二樓有露臺,不算多有名,但是挺文藝的地方”,她說。

          我心里有底了。

          “你洗把臉,開車來接我”,我說,“咱們去后海。”

          “好!”

          打完電話,我也洗漱了一下,換了身衣服,喝了杯熱水,把用紅布包裹的骨雕人形裝進包里,下樓來到了外面。

          不一會,唐思佳來了。

          開門上車,我倆直奔后海。

          聽濤酒吧在后海邊上,不算大,上下兩層,在燈紅酒綠的酒吧街上,它屬于比較文藝的那種。

          到了之后,我吩咐唐思佳,“你別上去了,在外面等著我。”

          “您一個人能行么?會不會有危險?”她擔心。

          “放心吧,他不敢”,我背著包,走進了酒吧。

          唐思佳想說什么,張了張嘴,最終忍住了。

          酒吧的一樓是大廳,有一個舞臺,一個女孩正坐在上面唱歌,下面有男有女,還有老外,人不算多,但是也算熱鬧了。

          我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看什么都不熟悉,一時有點蒙,昏暗的燈光下,連樓梯都找不到了。

          一個男人走過來,“你好,一個人?”

          “約了朋友了……那個,樓梯在哪?”我問。

          男人把我領到樓梯旁,還不忘了提醒我,“慢點啊,樓梯有點滑。”

          我來到露臺上,穿門而出的瞬間,一下子清凈了。大廳的聲音震耳欲聾,樓臺上卻非常的安靜,完全是兩個世界。這里有五張桌子,其中三張是情侶,東南角的一張小桌上,坐著一個中年男人,正在那里瑟瑟發抖。

          我來到他面前坐下,把信放到桌上,往他面前一推。

          他抬起頭,臉色蒼白,冷汗如雨,惡狠狠的看著我,恨不得用眼神把我撕碎。

          “不好受吧?”我問。

          “少廢話!”他不敢張嘴,從牙縫里往外擠話,“活該我倒霉,學藝不精,栽在了一個小毛孩子手里……”他痛苦的一皺眉,端起杯子,把嘴里的血吐進了杯子里,喘了幾口,放下杯子,冷冷的看著我,“東西帶來了么?”

          我點了點頭。

          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張銀行卡,往我面前一推,“我收了事主四十萬,江湖規矩,你破了我的鎮魘,我雙倍贖回!這是一百萬,密碼564239,夠了吧?”

          我心里一顫,江湖上有這規矩?

          一百萬!一百萬哪!

          但是很快,我冷靜了下來,江湖上有江湖上的規矩,吳家有吳家的規矩。這錢不是我的,別說一百萬,就是一千萬,也和我沒關系。

          見我不動聲色,他一皺眉,“你什么意思?說句話呀!”

          “我不要這個”,我平靜的說。

          “那你要什么?”

          “我要你老板。”

          “那……你走吧!”

          “寧可自己死,也不出賣你老板?”我盯著他。

          “我不能出賣本主,這是我們門里的規矩!”他閉上眼睛,慘淡的一笑,“我還有老婆孩子,我死可以,但江湖規矩,禍不及妻兒,你別傷害我的家人。你走吧。”

          我默默地看著他,心里沒主意了。

          乘風少年小說
          乘風少年
          《乘風少年》的主角是吳崢林夏,由作者聽瀾本尊原創所著,講述了:吳崢的爺爺去了,他只能去大城市投靠小姨,沒想到小姨也很窮,后來,他只能依靠爺爺教給他的本事,自力更生。
          福建快3{{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